• 陈云刑事辩护律师网
  • 手机:15253134653
  • Q Q:347299818
  • 邮编:250000
  • 邮箱:347299818@qq.com
  • 网址:www.chenyunlawyer.com
  • 地址:济南市历城区化纤厂路7号
文章中心当前位置:首页-文章详情

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

更新时间:2016-03-18 13:39:54 点击次数:1074次
山东刑事诉讼律师

一、概述
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以下简称“强制医疗程序”),是指公安司法机关对不负刑事责任且具有社会危险性的精神病人采取强制治疗措施的特别诉讼程序。由于精神病患者失去辨别能力和控制能力,因此在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情形下对其实施的危害行为并不负刑事责任。但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防止其行为继续危害他人人身、财产安全,并从充分保障精神病患者的额角度考虑,国家对其人身自由进行一定限制并对其采取强制医疗措施都是必要的。因此,强制医疗的目的不是为了对行为人进行惩罚和教育,而是一种特殊的社会防伪措施。与之对应,对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解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问题,而是为了审查决定是否对其采取强制医疗措施。作为一种保安处分措施,各国的强制医疗的实体问题一般有刑法加以规定。强制医疗实体上对刑法的依附性决定了其程序上对刑事诉讼法的依附性。许多国家刑事诉讼法中规定了强制医疗的程序。如《德国刑事诉讼法典》在“特别种类程序”中转账规定了“保安处分程序”;《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转账规定了“适用医疗性强制方法的诉讼程序”。
我国《刑法》以及《人民警察法》对于强制医疗的问题做了一些相关规定。《刑法》第18条第1款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人民警察法》第14条规定:“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对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他人人身安全的精神病人,可以采取保护性榆树措施。需要送往指定的单位、场所加以监护的,应当报请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批准,并及时通知其监护人。”但是,从总的看来,这些规定过于原则化,适用条件不明确、缺乏规范性导致操作操作性并不强,实践中多依赖政策来运作。这种立法状况不仅不能有效维护社会秩序,也给公民人身自由带来很大的威胁,存在强制医疗适用任意化的危险。就此而言,需要相关的法律将强制医疗程序细化、规范化。另外,强制医疗行政性太强,司法化不足。在决定过程中,既没有一个中立的第三方对于强制医疗的申请合法性和合理性进行审查,相关当事人以及其他利害关系人(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监护人、被害人及其近亲属等)

也没有有效的渠道参与到该程序以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这就导致了司法实践中出现一些公安机关将上访者、轻微违法者但并不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公民进行强制医疗的情况。这种“被精神病”现象凸显了公权力的滥用以及立法的缺陷。
二、强制医疗的适用对象
《刑事诉讼法》第284条规定:“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予以强制医疗。”按照此规定,在我国采取强制医疗的对象应当同时具备前提条件、医学条件和社会危险性条件。
(一)前提条件
我国强制医疗只有在行为人“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情形下才有可能适用。首先,必须是精神病人实施了暴力行为。因此,对于一般的精神病人,如果没有实施暴力行为,则不能被采取强制医疗。其次,精神病人实施的暴力行为应当达到严重程度,即“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按照此要求,即使一些精神病人实施了暴力行为,但是情节并没有达到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程度,也不能对其采取《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强制医疗。对于何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应当理解为精神病人的行为在客观上达到了犯罪程度。换而言之,如果精神正常的公民实施了这些行为,则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而由于精神病人是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不负刑事责任。这种理解与《刑法》第18条第1款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在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精神相一致。对于没有实施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精神病患者,只能由其近亲属或者监护人妥善看管、照顾,防止其伤害自身、危害他人或者社会。
(二)医学条件
强制医疗只能对经过鉴定程序确定为精神病人的行为人才有可能适用。确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适用强制医疗程序的关键,是查明其在实施暴力行为时是否患有精神病或者严重精神障碍而丧失辨别能力、控制能力,而这其中的关键手段是进行司法精神病学鉴定。《刑事诉讼法》也对鉴定作了专节规定。一旦经过确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系精神病人而且不负刑事责任,应当及时终止普通诉讼程序,并根据其社会危害性的大小决定是否启动强制医疗程序。
(三)社会危险性条件
在我国对行为人采取强制医疗,行为人除了满足上述前提条件和医学条件外,还应当具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性。所谓社会危险性是指由于精神病人已实施的行为性质及其精神、生理状态等,是法律保护的社会关系处于危险状态。从总的看来,“社会危险性”往往需要由法院结合具体情形来认定。综合精神病人实施的行为以及事后的状态分析,如果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性,则应对其采取强制医疗;否则,就没有必要采取此措施。据此,如果行为人在事实暴力行为时没有刑事责任能力,但诉讼时恢复正常,或者没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性,则不需要对其进行强制医疗。
三、强制医疗程序
(一)强制医疗程序的启动
在司法实践中,由于暴力性犯罪一般由公安机关管辖,因此往往由公安机关首先发现犯罪嫌疑人可能是精神病人并且符合强制医疗的条件。在此情形下,公安机关并不能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犯罪嫌疑人强制医疗的申请。强制医疗不仅关系到对行为人自由的限制和剥夺,而且还涉及行为人的行为是否达到犯罪程度以及行为人有无刑事责任的认定问题,所以一般按照诉讼程序进行。如果公安机关发现精神病人符合强制医疗的条件,应当在7日以内写出强制医疗意见书,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联通相关证材料和鉴定意见一并移送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应当在接到公安机关移送的强制医疗意见书后30日以内作出是否提出强制医疗申请的决定。经审查认为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第284条规定条件的,应当作出不提出强制医疗申请的决定,并向公安机关书面说明理由;认为需要补充证据的,应当书面要求公安机关补充证据,必要时也可以自行调查。公安机关补充证据的时间不计入人民检察院办案期限。人民检察院发现公安机关应当启动强制医疗程序而不启动的,可以要求公安机关在7日以内书面说明不启动的理由。经审查,认为公安机关不启动理由不能成立的,应当通知公安机关启动程序。对于公安机关移送的或者在审查起诉过程中发现的精神病人符合强制医疗的条件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在作出不起诉决定后向人民法院提出强制医疗的申请。强制医疗的申请由被申请人实施暴力行为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检察院提出,由被申请人实施暴力行为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但是如果由被申请人居住地的人民检察院提出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申请人居住地的基层人民检察院提出,由被申请人居住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
需要注意的是,法院在特殊情形下,也可以直接决定启动强制医疗程序。在一些普通刑事案件中,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但是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虽然认定被告人“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但经过鉴定,被告人是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那么,法院就应当作出被告人不负刑事责任的判决。根据有关司法解释,被告人是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不予刑事处罚的,应当判决宣告被告人不负刑事责任。如果法院认为该被告人换符合“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条件,那么,法院可以直接决定对被告人采取强制医疗的措施。这种做法符合诉讼经济原则,也有利于维护社会秩序和公共安全。但是,在由法院直接作出强制医疗的情况下,也应当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即被告人、法定代理人、监护人及其辩护人除了对被告人有无实施犯罪行为以及有无刑事责任能力等问题进行辩护外,还应当有权对“有无继续危害社会可能”进行申辩。因为强制医疗不仅仅是对精神病人的医疗,还涉及对被告人的人身自由的剥夺问题。在法院对行为人作出强制医疗的决定之前,对实施暴力行为的精神病人,为了防止其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其他人的人身安全,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公安机关可以对其采取临时的保护性约束措施,如将其送往精神病院或者专门机构看管、治疗等。对于精神病人已没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解除约束后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公安机关应当及时解除保护性约束措施。公安机关应当采取临时保护性约束措施而尚未采取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建议公安机关采取临时保护性措施。
(二)有权采取强制医疗措施的决定机关
强制医疗程序虽然不同于普通刑事程序,其目的不是解决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问题,而是解决实施暴力行为的精神病人的强制看管和医疗的问题,但是,任然关乎相关人员自由的二线孩子和剥夺。因此,为了防止公民的人身自由的受到非法侵犯,将强制医疗程序纳入刑事诉讼范畴,并在绝大多数情形下,适用诉讼原则和制度,由中立的第三方即人民法院作出决定是必要的。另外,如前所述,适用强制医疗措施的前提条件时认定有关人员“实施了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即在客观方面达到“犯罪程度”,并且由于无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导致“不负刑事责任”。对这两个关键、重要的事实也应当由中立的第三方按照诉讼程序,在充分保障相关当事人参与权的情形下作出最终的认定,而不能由公安机关或者其他行政机关以行政方式单独作出决定。从其他国家立法例考察,如法国、德国、俄罗斯、意大利等国家均有法院按照诉讼程序决定对相关人员是否采取强制医疗措施。具体而言,在我国,对人民检察院提出的强制医疗申请,人民法院应当在7日内审查完毕并作出处理;对于不属于本院管辖的,应当退回人民检察院;对于材料不全的,应当通知人民检察院在3日内补送;对于属于强制医疗程序受案范围和本院管辖,且材料齐全的,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决定强制医疗的,应当在作出决定后5日内,向公安机关送达强制医疗决定书和强制医疗执行通知书,由公安机关将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送交强制医疗。
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作出的强制医疗决定或者驳回强制医疗申请的决定不当,应当在收到决定书后20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纠正意见。
(三)强制医疗案件的审理
1.审判组织
我国的审判组织形式有两种:合议制和独任制。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于一些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控辩双方争议不大的案件可以适用简易程序,法院在审理时可以由独任法官审判。但是,强制医疗那件除了要查明行为人是否实施了暴力行为,韩要查明行为人实施暴力行为时是否患有精神病,是否因精神病而无刑事责任能力、是否现在仍因精神病而具有社会危险性必须予以强制医疗。这些情况的判断往往比较疑难、复杂,由法官一人独任审理显然不合适。因此,法律规定对于强制医疗案件,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2.告知程序
《刑事诉讼法》第286条第2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强制医疗案件,应当通知被申请人或者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如果是由检察机关提出强制医疗的申请,此类案件中的行为人成为“被申请人”;如过是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要求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而法院可能对其决定适用强制医疗措施,此类案件中的行为人成为“被告人”。只要可能对被申请人或者被告人适用强制医疗措施,法院就应当通知其法定代理人。这是因为被申请人或者被告人很可能是精神病人,不具有诉讼行为能力,自己不能有效行使有关的诉讼权利。

而法定代理人,包括被代理人的父母、养父母、监护人或者负有保护职责的机关、团体的代表,由于和被代理人存在保护和被保护的特殊关系,应当有权利也有义务参加诉讼,以维护被代理人的合法权益。法定代理人是根据法律规定而不是基于委托关系参与案件审理。

因此,法定代理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具有独立的法律地位,不受被代理人享有广泛的诉讼权利,包括申请回避权、对被代理人讯问时的在场权、对一审裁判不服的上诉权以及裁判生效后的申诉权。当然,对于一些具有人身性质的行为,法定代理人并不能代替被代理人行使,如不能代替被代理人供述、辩解或者陈述等。另外,最高人民法院规定,法院审理人民检察院申请强制医疗的案件,还应当会见被申请人。
3.法律援助
诉讼活动涉及很多法律方面,当事人进行诉讼往往需要专业人士帮助。另外,在诉讼中,一些当事人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甚至剥夺,而且有些诉讼行为依法只有辩护人或者诉讼代理人才有权行使,如调查收集证据的权利。因此,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对于当事人有效维护其合法权利十分重要。强制医疗案件,涉及法律和精神病学两方面的专业知识,加之行为人无行为嗯呢管理或者行为能力受限,在诉讼中他们更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为了保护特殊对象的合法权利,《刑事诉讼法》要求被申请人或者被告人没有委托诉讼代理人的,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这种“强制代理”制度规定很有必要。许多国家也都规定了强制代理制度。如日本《刑事诉讼法》第37条规定,如果被告人疑似是心神丧失的人或心神耗弱的人且没有辩护人时,法院可以依职权为其选任辩护人。《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第438条规定:“辩护人如果没有更早参加刑事案件,则自作出关于指定司法精神病学鉴定之时起,辩护人必须参加适用医疗性强制措施的诉讼。”
4.审理方式
我国《刑事诉讼法》并未规定强制医疗案件的审理方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规定,我国强制医疗案件以开庭审理为原则,以不开庭审理为例外。具体来说,审理强制医疗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但是,被申请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请求不开庭审理的,人民法院审查后可以不同意不开庭审理。法院对强制医疗案件开庭审理的,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5.审理程序
开庭审申请强制医疗的案件,按照下列程序进行:
(1)审判长宣布法庭调查开始后,先由检察院宣读申请书,后由被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发表意见;
(2)法庭依次就被申请人是否实施了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的暴力行为、是否属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是否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进行调查;调查时,先有检察员出示有关证据,后由被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发表意见、出示有关证据,并进行质证;
(3)法庭辩论阶段,先由检察员发言,后由被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发言,并进行辩论。
在审理过程中,如果被申请人要求出庭的,人民法院经审查其身体和精神状态,认为可以出庭的,应当准许。出庭的被申请人,在法庭调查阶段、辩论阶段,可以发表意见。
另外,检察员宣读申请书后,被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无异议的,法庭调查可以简化。
经过审理,认为符合《刑事诉讼法》第284条固定的强制医疗条件的,应当作出对被申请人强制医疗的决定;认为被申请人属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但不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应当作出驳回强制医疗申请的决定;被申请人已经造成危害结果的们应当同时责令其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认为被申请人具有完全或者部分刑事责任能力,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作出驳回强制医疗申请的决定,并退回人民检察院依法处理。
除受理审查检察机关提出的强制医疗申请以外,法院也可以在审理案件过程中直接决定启动强制医疗程序并进行审理。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发现被告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在作出被告人不负刑事责任的判决后,你做出强制医疗决定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在庭审中发表意见。
第一审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如果发现被告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则应当适用强制医疗程序,对案件进行审理。如果对案件开庭审理,应当先由合议庭组成人员宣读对被告人的法医精神病鉴定意见,说明被告人可能符合强制医疗的条件,后依次由公诉人和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发表意见。经审判长许可,公诉人和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可以进行辩论。
经过审理,认为被告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应当判决宣告被告人不负刑事责任,同时做出对被告人强制医疗的决定;认为被告人属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但不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应当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或者不负刑事责任;如果被告人已经造成危害结果,则应当同时责令其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认为被告人具有完全或者部分刑事责任能力,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按照普通程序继续审理。
第二审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如果发现被告人可能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可以依照强制医疗程序对案件作出处理,也可以裁定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6.审理期限
强制医疗案件涉及一个合理的审限,对于及时查明案件相关信息,督促法院及时处理案件,保障被申请人或者被告人的权利,均具有重要意义。按照《刑事诉讼法》第287条规定,法院对于被申请人或者被告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应当在1个月内作出强制医疗的决定。

此处“1个月”的理解应按照普通程序审判期限的方式计算。根据有关司法解释,人民法院对于按照普通程序审理的公诉案件 ,决定是否受理,应当在7日内审查完毕。人民法院对提起公诉的案件进行审查的期限,计入人民法院的审理期限。按照次解释精神,强制医疗案件的审理期限,应当自收到检察机关的强制医疗的申请书起算。由于不可抗拒的原因致使案件审理程序中止的,或者由于被申请人、被告人更换诉讼代理人延期审判的,此期限不应就说那在审限内。
7.对强制医疗决定的复议
强制医疗程序不仅应当赋予当事人及其利害关系人充分的程序参与权,而且还应当赋予他们程序上的救济权,即对于法院强制医疗的决定不服,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其近亲属有权要求公安机关对此决定进行再次审查,可自收到决定书之日起5日内向上一级人民院请复议,但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强制医疗的的决定。比照刑事诉讼中的上诉程序,强制医疗程序也应实行两审终审制,由上级法院收集不服下级法院的决定而提起的复议,对强制医疗的决定进行救济和监督。在强制医疗案件中,当事人包括被申请人、被害人。如果被申请人认为自己不符合强制医疗的条件,有权要求上一法院复议。同样,被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从保护被申请人角度考虑,认为强制医疗的决定错误,也有权申请复议。另外,由于受被申请人暴力行为的侵害,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认为强制医疗错误,而应当追究被申请人的刑事责任,也有权申请上一级人民法院复议。
对不服强制医疗决定的复议申请,上一级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审理,并应当在1个月内作出复议决定:认为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应当驳回复议申请,维持原决定;认为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不符合强制医疗条件的,应当撤销原决定;认为原审违反法定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应当撤销原决定,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如果对第一审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发现被告人符合强制医疗条件,从而适用强制医疗程序并对案件进行审理得出的判决、决定,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同时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申请复议的,上一级人民法院应当按照第二审程序一并处理。
四、强制医疗的复查和监督
(一)定期复查制度
强制医疗是对具有社会危害性的精神病人采取的强制治疗措施,其目的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公共安全。由于该措施完全限制人身自由,所以在适用时应当严格遵循法定性和必要性原则。如果精神病人精神已经恢复正常或者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就失去了强制医疗的前提和必要性。为了保障公民人身自由不受非法侵犯,强制医疗机构应当定期对被强制医疗的人的精神状况进行重新审查。如果发现该人没有社会危险性,就应当对其解除强制医疗措施,使其恢复人身自由,回归社会。因此,《刑事诉讼法》第288条规定,强制医疗机构应当定期对被强制医疗的人进行诊断评估。按照最高法《解释》,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可于解除强制医疗申请被人民法院驳回的6个月后再次申请,因此复查周期最长不应超过6个月。
(二)解除强制医疗的决定机构
在我国有权决定对行为人采取强制医疗措施的机构是人民法院;与此对应,为了防止该措施被滥用,避免不符合解除强制医疗的人被提前释放,同时使得不具有社会危害性的人及时恢复人身自由,决定强制医疗的人民法院有权决定对解除意见进行审查。另外,由于对下级人民法院采取强制医疗措施不服的决定,相关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申请复议,在此种情形下,最终有权决定采取强制医疗措施的法院应为其上一级人民法院。与此对应,在相关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申请复议的情形下,最终有权决定采取强制医疗措施的而法院应为其上一级人民法院。与此对应,在相关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申请复议的情形下,有权决定解除强制医疗措施的主体为复议的上一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对于强制医疗机构解除强制医疗措施的诊断意见进行审查。为了查清被强制医疗的人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除了审查该意见外,还可以采取其他方式,如要求其他医疗机构重新评估。
(三)申请解除强制医疗权
强制医疗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实施暴力行为的人继续危害社会,同时该措施限制了被强制医疗的人的人身自由,因此,当被强制医疗的人认为自己的病情痊愈或者不具有社会危险性时,可以申请解除强制医疗措施。而被强制医疗的人的近亲属从保护其家人的合法利益的出发,也有权申请解除该措施。按照最高法《解释》,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家属提出的解除强势医疗申请被人民法院驳回,6个月后再次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四)对解除强制医疗意见和解除强制医疗申请的处理
强制医疗机构提出解除强制医疗意见,或者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申请解除强制医疗的,应当附有对被强制医疗的人的诊断评估报告。如果强制医疗机构提出解除强制医疗意见,未附诊断评估报告,人民法院应当要求其提供;如果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申请解除强制医疗,强制医疗机构未提供诊断评估报告,申请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取。必要时,人民法院可以委托鉴定机构对被强制医疗的人进行鉴定。
强制医疗机构提出解除强制医疗意见,或者被强制医疗的人及其近亲属申请解除强制医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并在1个月内,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1)倍强制医疗的人已不具有人身危险性,不需要继续强制医疗的,应当作出解除强制医疗的决定,并可以责令被强制医疗的人的家属严加看管和医疗;
(2)被强制医疗的人仍具有人身危险性,需要继续强制医疗的,应当作出继续强制医疗的决定。
人民法院应当在作出决定后5日内,将决定书送达强制医疗机构、申请解除强制医疗的人、被决定强制医疗的人核人民检察院。如果决定解除强制医疗,还应当通知强制医疗机构在收到决定书的当日解除强制医疗。人民检察院认为强制医疗决定或者解除强制医疗决定不当的,应当在收到决定书后20日内提出书面纠正意见。人民法院应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并在1个月内作出决定。
(五)检察机关对强制医疗的监督
《刑事诉讼法》第289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对强制医疗的决定和执行实行监督。”《宪法》规定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据此,检察机关不仅有权对普通程序进行监督,有权对特别程序,包括强制医疗程序进行监督。人民检察院机油券监督人民法院是否依法作出强制医疗的决定,还包括在执行期间,监督被强制医疗的人合法权利是否收到侵犯等。例如,如果人民检察院发现公安机关对涉案精神病人采取临时保护性约束措施时有体罚、虐待等违法情形,应当提出纠正意见;如果人民检察院发现人民法院或者审判人员审理强制医疗案件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应当向人民法院提出纠正意见等。